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金钱肉 >

寒冬里的音符

时间:2020-10-20来源:梦世繁华网

【导读】老吴哥一面抽着香烟,一面这样想着,不知不觉的就过了一个多小时。雪下得真大,把窗外的树枝都压弯了,豪纬不知怎么还没有回来。  
  雪下得好大,大概是这个最后的一场雪了吧。
  再过几天就要了,过年,不知有多少个年头没有和家人吃过一顿团圆饭了。啊,那还是好多年以前的事了吧!那时候还小,每到过年的时候妈妈都会带他去商场买一套新衣服,还有好多的零食,都是他的,小的时候多呀!哪象现在,身上的这件棉衣穿好久了,袖口都磨破了,也不能换,因为这是唯一最暖和的一件衣服了。本想等发了工资去买一件新衣服的,可昨天,唉………不说啦,这样已经很好了,过不了多久,老吴哥他们就要回来了。等开了工,发了工资再去买新衣服不迟。那时候,她也该上班了吧!
  独自一人躺在宿舍床上的豪纬对着天花板就这样毫无目的地想着。除了这样他不知道还能做什么,自从走后,这个上好象就没有人他了,也没有了他要牵挂的人。还在读初中的时候爸爸妈妈就了,跟着奶奶过,奶奶是这个世界上最疼爱他的人。上完初中后他就去了一所技工,奶奶越来越老啦,每每看到满头银发的奶奶起早贪黑地为他操劳,他就暗暗的发誓,要早点去赚钱,赚了钱以后一定要让奶奶在有生之年过上无忧无虑的好日子。然而就在那年的,当他把平生赚到的第一笔工资给奶奶汇去后,在公用亭里满怀欣喜地拨响了奶奶邻居家的电话,请她叫奶奶听电话,他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奶奶,他迫切听到奶奶欣慰而又充满疼爱的声音。然而,邻居家那位好心的阿姨半晌才硬咽着告诉他,他的奶奶早在三天前就了人世,走的时候一直都在叫着他的乳名。
  那一天,是他中最的一天,他感觉自己突然成了一名孤儿,失去奶奶的感觉就象失去了整个世界,让他第一次尝到了欲裂的滋味。他不知道当时是怎么回到宿舍的,回来后蒙着被子睡了三天三夜,在这三天三夜里,除了深深地的奶奶的同时,也不知不觉地植下了一种莫名的恨。那是一种多年来深藏在心底的积怨的发泄,是对的怨恨,是一种无法启齿而又难以释怀的恨。
  记得奶奶在世的时候总是无时不刻地他要爱自己的父母,也总是想方设法的让他感觉父母对他的爱。那时候,他总是很听话的点着头。可是,每当奶奶北京治男性癫痫的医院问起谁是他最爱的人时,他总会毫不犹豫地回答说是奶奶。每次奶奶听了,脸上的表情都会有些微妙的变化。先是欣慰而慈爱地把他抱在怀里,然后又用满是忧虑的看着他,告诉他别忘了还要爱爸爸妈妈。
  他什么都能听奶奶的,好象这句话是他最不愿意听的了。自从他们把他扔给奶奶的那天起,他们就不再他最爱的人了,他感觉自己完全成了一个被抛弃的人。是奶奶收留了他,但是面对奶奶的提问,他每次都会违心地点着头,眼巴巴的看着奶奶露出高兴的笑容,奶奶那写满苍桑的笑脸是他最大的慰藉和鼓舞。如今,奶奶走了,这个世界再没有了他的港湾,没有了他爱的归宿。他再也不用为了奶奶的笑脸欺骗自己了,奶奶不厌其烦的教他去爱,如今他却隐隐地恨了,是谁教会了他的恨!
  有时他的内心也会为此感到有些不安。他常常会这样的想,或许奶奶是这个世界上最宽厚的人,奶奶若是知道他的恨,在九泉之下也会不安的。他学会了不再窥视内心的伤痕,也许他无法象奶奶那样的去爱,但他也不想去恨了。渐渐地他学会了,不知道有多久没跟家里人联系过了,好象是从奶奶去世的时候起吧,每次在电话里他都听得出来,他们并不象奶奶所说的那样他关心他。他们关心他的工资远远超出了对他的关心,若不是为了奶奶,他根本就不愿意听到他们的声音。现在奶奶走了,他用不着去敷衍谁了,他甚至了他们的电话号码。他不愿意回想过去,也不奢望,任象一棵没有根系的浮萍在这个世上………
  唉,今天这是怎么啦?又想这些了,还是想想明天吧!豪纬把自己从的沉溺中拉了回来。昨天发完工资,公司就放假了。工资虽然不多,但拿在手里还是觉得暖暖的。他盘算着给自己买件新衣服,明天早上一定要去南门口的天仙阁吃一碗已经想了很久的牛肉米粉。这店里的米粉是出了名的,不管是从制作到配料最后到色泽和,都是别的地方不可比拟的。即便是排着长长的队伍,花上好些等上这么一碗比别的地方贵了好几倍的米粉,都觉得是一件很值得的事情。虽然对于豪纬来说,上那里去吃米粉末免有些奢侈,但为了让自己也能象大多数人一样拥有一个愉快的假期,他决定充分利用身边有限的资源,去享受应有的和。上午把这些事情办完,下午去图书馆看看。如果运气好,兴许还能遇到那位笑起来有一对酒窝的长发。她是那里的职员,每次去的时候都会遇着她,自从她后,他去那里的次数就多了起来。每次都会呆到下班的铃声响起,等那姑娘站在走廊的另一头,带着浅最新治疗癫痫的方法浅的看着他,轻轻地提醒他:“该下班了!”时,他才会抬起自己的头,不为别的,就想听到这甜美的声音还有那浅浅的微笑。自从遇到她以后,他才发现,原来是可以一直照到心底的。
  又有好久没看到她了,这些天不好,又老是加班,根本抽不出时间上图书馆。不知她有没有放假,也许还没有吧,不管怎么样,明天一定要去看看。一想到这里,豪纬就不由自主的感觉有些怦怦心跳。他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渴望着想见到一个人,整理完手里的事情,身边的人都已走光了。他不紧不慢地朝宿舍走去,心想这会寝室里的那几位同事大概都已打理好了行装,准备了。他不想在这个时候回到宿舍,因为他不象别人一样有个迫切想回的家,这个世界上他感觉不到有人等待他的滋味。他没有家可回,他身在哪里,哪里就是他的家。他漫无目的地在寒风中逛悠,甚至,,他为这些天他将拥有一个只有他一个人的宿舍而沾沾自喜。他多么希望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漫无边际的,不受任何外来的干扰,一个因他的存在,就会充实的世界。
  中午的时候他回到了寝室,原以为寝室里的人都已踏上了回家的路程,推开门,不想还有一个人没走,那就是他对面床的吴浩。因为他是这个宿舍年龄最大的,平日里待人又很热情幽默,虽然寝室里的人年纪都比他小,但谁都愿意把他当。因此大家都亲切地称他为老吴哥。老吴哥是四川人,离这儿很远,在三年前的一次车祸中丧生。有一个,快十岁了,暂时由老带着。平时老吴哥很少说起家里的事情,但只要提到他的女儿,他总能说出一两件让人乐的趣事来。他女儿的天真可爱,也常常给这间简陋的宿舍带来一片欢笑。在大伙的眼里,吴浩有这么个女儿,这世上恐怕没有什么事情能愁得倒他,这常常惹得豪纬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可今天,老吴哥一个人坐在那里,一副心事沉沉的样子。豪纬进来,也不象平日那样的跟他打招呼,只是自顾自的抽着香烟。
  “怎么?不是说下午去车站的吗?”
  “啊,算了,还是不回去了………”
  “为什么?”
  “唉,原本是打算回家过年的,可这………”说着,吴浩面露难色的把头扭向一边。犹豫了一会,接着说道:“我答应了女儿给她买一把小提琴,去年就了的,可没能兑现。她是个懂事的孩子,每次在电话里只是说想我,从来不提小提琴的事。可我知道,她是多么的想拥有一把小提琴呀!她先天就眼睛不好,但她喜欢,她听过贝多芬的,她常说她长大以后也聊城哪里有羊羔疯医院要做一个象贝多芬一样的音乐家!”
  说到这里,吴浩的眼睛有些湿润了。也许是为了掩饰内心的激动,他赶紧点燃一支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再吐出一股浓浓的烟雾。豪纬从来没看到过吴浩这样深情而又沉重地谈起过他的女儿,他仿佛看到一位有着一双清澈的眼睛却什么也看不清楚的小,静静地站在雪地里,对着遥远的地方,思念着远方的,期待着她的爸爸为她带来一把梦中的小提琴!
  “可你不能因为买不起小提琴就不回家过年了呀!晶晶和她奶奶可能都在盼着你呢!”
  “是呀,还有老母亲!这些年来她家的身体也不怎么好啦,我这个做儿子的真是不孝!”吴浩有些痛楚地摇了摇头,了一会,他一边吸着烟,一边慢慢地接着说,“我算了一下,这次我不回去,把往返的路费省下来刚好可以买把小提琴。虽然是最便宜的,但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愿。可怜的孩子,从小就没了娘,我不忍心再看到她失望的样子,我要让她快快乐乐的长大!”
  窗外的雪纷纷扬扬,豪纬看着老吴哥手指间淡淡弥漫着的缕缕青烟,两个人相对着沉默了起来。过了一会儿,豪纬站起身来,把身上那件有些泛白的棉衣上的已经不太灵活的拉链往上拉了拉,对着愁眉不展的吴浩说:“老吴哥,你等等吧,我出去一会就回!”
  说着,走到门边把门拉开,就要出去。
  “去哪里?”吴浩有些不安的问道。
  豪纬转过身,趁着吴浩说:“办点事,一会就回来!”
  接着,就消失在门口。屋里只留下老吴哥一个人不安地抽着香烟,他不知道豪纬这是要去哪里,他又想到年关将近,他不回家,家里的老母和孩子这个将怎么过。这样一来,他心里就如翻倒了一个五味瓶很不是滋味。可是,一想到女儿看到他给她买的小提琴,轻轻拂摸着琴弦,那稚嫩的脸上绽放着幸福的笑容时,他额头上那深陷的皱纹不由得又舒展开来了。心想,为了女儿这个春节就将就着这样过吧,再说不还有豪纬吗?他一个人也怪的,陪陪他也好。
  老吴哥一面抽着香烟,一面这样想着,不知不觉的就过了一个多小时。雪下得真大,把窗外的树枝都压弯了,豪纬不知怎么还没有回来。他一直都很喜欢这孩子,总觉得他很象年轻时的自己。在他的眼里,豪纬虽然有时仍有些孩子般的稚气,却像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正有些担心着,门“吱”的一声开了,一身的豪纬怀里紧紧地抱着一只小提琴模样的盒子,红朴朴的脸上带着阳光般的黑龙江有专门看癫痫的医院吗笑容走了进来。他径直走到老吴哥的跟前,把那只盒子轻轻地放在他的床头。老吴哥惊异地从坐着的床缘站了起来,这不正是自己在琴行的玻璃橱窗外看到过无数次的小提琴吗?它怎么就这样被豪纬抱来了呢?他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轻轻地摸了摸那只载新的盒子,又带着满是疑惑的眼光看了看站在一旁正对他笑着的豪纬,他仿佛一下子明白了什么,一时不知所措的问道:
  “你这是?………”
  “这就是晶晶想要的琴呀,你给她送去吧!”
  “唉,我怎么能要你买的琴呢!我正打算等你回来就去买的,多少钱?你的心,大哥我领啦!”
  说着,老吴哥解开衣扣,伸手就掏。豪纬赶紧按住他的手腕。
  “好老哥,你就收下吧!如果我要钱就不会去买这把琴了,你不但要收下这把琴,你还要回家去过年,晶晶和她奶奶都在等着你呢!”
  不知为什么,说到这里,豪纬鼻子一酸,他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奶奶,他多么的想念奶奶呀,那时候,他不也和奶奶一起盼望过有一个幸福团圆的团年夜吗!他怎么能让老吴哥把晶晶和她的奶奶扔在家里和他在这里过年呢,他不但要让他回家过年,还要让他带去这把小提琴,让晶晶有一个幸福的,让她的随着这琴弦拉出的音符长出希望的。
  老吴哥被深深地了,听了豪纬的话,感觉有一股热乎乎的暖流从心底直奔眼角往外涌出。他一把握住豪纬的手,对豪纬说道:
  “既然是这样,你就去老哥家过年吧!你把钱给晶晶买了琴,让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我怎么能安心地走呢!”
  豪纬看着老吴哥笑了笑,说:“你就别管我啦,我一个人早习惯了,你放心好啦,我会过得很愉快的!你回来时可能是元宵节了吧?”
  说这话时,豪纬的脸上又露出了孩子般的稚气。吴浩看着眼前的这个小伙子,禁不住泪流满面地说:
  “是的,我记得你说过,你喜欢吃元宵的。大哥一定给你带好多的元宵,还是晶晶她奶奶亲手作的………”
  送走了依依不舍而又满是感激的老吴哥,豪纬坐在空荡荡的宿舍里,看着窗外满天飞舞的雪花,心里有一种从末有过的惬意。虽然现在依然和过去一样,什么都没有,孤零零的一个人。但是,当他想到明天时,心里就会涌现出一种充满希望的快乐。他独自享受着这份快乐,整个世界仿佛因为他的快乐也变得起来;尽管窗外的雪,纷纷扬扬的越下越大.........

上一篇:我与文字有个约定【二】

下一篇:如果有一天你不再年轻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