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顽石偈 >

一声再见画上句点_故事

时间:2020-10-16来源:梦世繁华网

  马挽挽在没认识杜研希之前,经常在解放西的那条小街看到她站着斜靠电线杆,中指和食指夹着一支烟,烟雾从她殷红的口中吐出,像早晨的雾,朦朦胧胧遮住她的脸。

  每次都等到她和一个骑着自行车的女孩走了,马挽挽才坐上公交。但却一直看着她离开的方向看,直至看不见。

  01.不顾一切奔向你

  高二时,马挽挽开始和杜研希走得很近,也认识了常跟研希一起回家的小伙伴——齐悦。

  齐悦是研希从小到大的朋友,俩人小学初中高中都在一个学校。研希有时候没有骑自行车就和她去饭店,但有了马挽挽同行后,研希每天都骑自行车来,然后送马挽挽回家。有时候,马挽挽会在饭店的沙发等杜研希,俩人去学校之前都会去陈姨的面店吃面。

  看着马挽挽狼吞虎咽的样子,杜研希都会说:“乖,吃慢点。”

  马挽挽很听话的放慢速度,随后哼着歌上学去了。

  奇怪的是,每次马挽挽等杜研希一起上课的时候,她们都没有迟到。要么踏点来,要么早一两分钟。

  马挽挽问这个问题时,齐悦给了她一个打白眼:“傻!还不是为了不让你这个好学生迟到。”顿了顿,又说:“为什么要到研希那个班去?真因为谈恋爱被赶出来?”

  “不是啊,我妈让我考第一,你知道的,重点班考第一不容易,所以我就转去让我容易考第一的班级,所以就来咯。”马挽挽傻笑,还露出一副“我聪明吧”的表情。

  被风吹得往上略少的刘海下的笑容有些苦涩。这一次,马挽挽打着有事的借口没有跟她们一起去学校,而是独自一人打的去。

  其实哪有什么第一名,不过是编出来的理由。

  在高一第二学期第三周,马挽挽从重点班出来,去了倒数第二“烂”班。她在倒数第一桌坐了下来,由于没有本班的课程表,所以没有书。上课后十分钟,她感觉有人在看她,一抬眼,便看到杜研希淡漠的眼神。

  她朝站着的人微笑,说了一句:“你好,同桌。”

  对方不理会,独自坐了下来。一分钟内,化学书就移到马挽挽的桌面上。她心照不宣得翻开,拿起笔正要写字,眼神刻意瞄一眼,对方还是一脸漠然。整整四节课,她便把老师写的所有笔记都写上,就连老师口头说的一些话,她都有认真的记下。而她的同桌,整整四节课都没有看过书,桌兜里的书,像昨天新发的,一翻开,会闻到一股墨味。

  下课铃声响起,同学陆续走完,马挽挽看到杜研希还是以发呆的形式暂停。她好心提醒下课了,还说了一句谢谢。

  尽管是三月份,冬天已过去,但还是会感到一些冷意。马挽挽站在公交车站,把校服拉链拉得更上些,等待公交的到来。

  习惯性得看公交要来的方向,杜研希和她的小伙伴闯入她的视线,两人有说有笑。那一刻,杜研希没有涂妖艳的口红,没有冷漠的眼光,没有烟雾的朦胧感。

  那时的她对马挽挽来说,是一朵刚绽放的花,花朵鲜嫩明丽,眼感犹如熟睡的婴儿,想摸摸却又怕吵醒。

  杜研希过去后,她心里有些小小的失落。在杜研希对上她眼神的那一刻,明明上扬的嘴角却垂下,明明看到了却不打个招呼。

  有多想要和杜研希做朋友,马挽挽也不知道。

  杜研希经常迟到,每次赖都是从后门来,悄无声息,就连把凳子往后拉,她都是小心翼翼。尽管没有多少人在听课,她也遵守上课规则——没有大吵大闹,没有开小差。

  看着那些不给老师面子的人,再看看杜研希,马挽挽有些欣慰。

  杜研希在上课期间不涂口红,不在学校抽烟,来学校都会穿校服,穿帆布鞋。

  在学校的杜研希,安安静静老老实实的做一个学生该做的事。

  不惹事,不和老师争吵,不和同学争执。

  02想为了抚眉,解你忧愁

  转来整整一个学期,杜研希不是没有跟马挽挽交流过,偶尔有数学作业的时候,她都会问:“数学作业写完没?借我抄抄。”这时马挽挽会很乐意的把她的作业给杜研希。久后她才发现,其实杜研希不是抄全部,只是抄一两道她不会的题,有时候,她只是对对答案。

  还有一次,是刚来不久,班里有多女生都怀疑马挽挽是不是谈恋爱被老师发现了才被赶出来的,所以会在她背后嚼舌根。一次,马挽挽刚从厕所回来要进教室,在窗口听到杜研希的声音:“你们够了吧!人家是不是因为谈恋爱被赶出来的,还是人家乐意出来的都不关你们的事吧!还有,在背后嚼人家舌根的人,有本事别抄人家的作业啊!”

  马挽挽进来后吵闹的教室安静了下来,杜研希略尴尬地看着她,说:“你别在意她们说的。”马挽挽提起嘴角:“我不在意。”

  每次的焦作癫痫病专科医院哪个比较好打扫,杜研希都会扫得特别快,把她的区域扫完后又来扫马挽挽的,出去的时候,她会走得特别快,自行车骑得像个小电动车,蹬几下人就不见了。

  好几次后马挽挽忍不住问她:“为什么你那么赶时间,中午来的时候又迟到。”

  十月份的风的温柔,但总吹不散杜研希眼里的疲倦。

  她趴在桌面上,懒散的说:“忙。”

  为了看杜研希有多忙,马挽挽好奇的跟着她。她特意的借来一辆自行车,中午下课后,她便踏着不熟练的自行车,歪歪扭扭的跟着杜研希。只见她在一家酒店的后门停下车,然后慌乱的闯进酒店。

  马挽挽锁好车正要跟上去,却不知杜研希往哪个方向走了,只好返回。下午,杜研希还是来这家酒店。正彼时,马挽挽早已来着酒店,在一楼比较隐蔽的地方坐着。通过五百多度的眼镜,她看到杜研希按了上了八楼的电梯。她问了前台,知道杜研希是来着兼职的,按小时算,所以她一下课就赶往外跑。

  两点钟,杜研希发现睡在沙发上的马挽挽。前台的姐姐说她来的时候马挽挽就来了,还问了她的事。她把她叫醒,迷糊的小眼睛望着杜研希,头发稍微有点乱,再加上大红褐色眼镜,此时此刻的马挽挽,真的很可爱。

  “你现在看我的眼神,很像饿了很久的小喵咪。”杜研希开玩笑道。

  视线聚焦后,马挽挽发现蹲在她面前的杜研希。对方穿着工作服,打着殷红的口红,化着淡淡的妆。(Meiwen.com.cn)

  “我饿了。”从十二点下课到现在,她都一直没有吃东西,仅靠早上吃的一个三明治和牛奶撑到现在。

  “走吧,我们去吃饭。”她起身,“你等一下,我去换衣服。”

  五分钟后,杜研希穿着校服出来了。

  马挽挽在店主上面后就一直低头吃面,看她和老板很熟

  ,应该是常来这的,这儿离学校挺近,五分钟就到了。

  “你很缺钱吗?怎么都不午休,每天下课后都去饭店。”马挽挽把嘴里的面吞下去,无心的问了一句。

  “嗯,很缺呢。”

  杜研希认真里带点惆怅,让马挽挽有点错愕。

  她又把碗里的面连汤都吃了,心情很愉悦,伸了个懒腰,咧开嘴一笑:“好舒服啊!谢谢你啊!”

  一抬头,看见朝她笑的杜研希。

  从那以后,挽挽终于如愿以偿的和杜研希走在一起。

  如影随形,如胶似漆。

  03你的故事你的心事

  时间回到高二。

  午后,还没问出口马挽挽今天有什么事的杜研希被齐悦拉走了,从她们身边要路过的马挽挽也被拉走了,只听齐悦说:“挽挽,带你去见个人。”

  六楼男厕所门外,一个男生独自一人站在楼道,穿着白色干净的校服。由于背对着她们,所以马挽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只是觉得,应该是一个不一样的男生,不然杜研希怎么抓她的手那么紧,还有虚汗。微微一蹩,看到研希目光紧盯那男生,空余的左手还抓着一角。

  齐悦叫了他的名字:“徐禹!”

  他转过身来,轻轻吐出嘴里的烟雾,蛊魅的眼睛沉隐在小烟雾中。完美的脸在烟雾散去后明现。在马挽挽的世界里,单眼皮又好看的男生,往往身上都有毒。

  忽然之间知道杜研希为什么要抽烟,心里微微一动,身体也自动的离他远了些。

  果然,他邪魅的笑起来:“带来一个小妹妹啊。”

  “你别打她主意,这是我们的朋友,马挽挽。”齐悦把马挽挽往前一拉,尽量让她站在徐禹前面。

  马挽挽不知道齐悦打的是什么主意,明明知道她不喜欢这种会发毒的男生,反而还把她带来。

  她闷闷不乐的跟她们一下午,路上一句话也不说,徐禹要送她回去的时候她立马拒绝了。

  徐禹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又笑起来:“小妹妹,看起来不喜欢我啊。”他点了一支烟,吐出烟雾铺在马挽挽脸上。

  她一呛,躲开了。

  杜研希把马挽挽拉在身后,轻轻地说:“你别这样对她。”

  徐禹把烟递到杜研希嘴边,嘴角又上扬。

  杜研希什么都什么做,只是以刚才的姿势看他,俩人都没说话,僵了一分钟,空气开始弥漫尴尬的气味。

  齐悦刚开口,说:“干嘛呀你们,徐……”但话还没说完,徐禹就打断了。

  “你他妈不是爱抽烟吗!你抽啊!”他朝杜研希吼。

  “滚开!”马挽挽花了身上所有的力气,推开愤怒的徐禹,拉着杜研希跑了。

  黄昏中,一个小身影拉着一个比她高五公分的女生,她们跑啊跑,终于跑出了黄昏。

  那天河南治疗癫痫病较好的医院夜里,杜研希跟她说了许久以来未提起的小秘密。

  初二那年,爸妈在一个狂风暴雨的夜晚吵架,杜研希在房里大气不敢出,这是在家从未见过的画面,爸妈吵架的次数寥寥无几,大吵大闹的画面让她错手无措。爸爸摔门而出,愣了很久的妈妈突然醒过来,连雨衣都没有带就跑出去找爸爸了。

  久久不见未归的妈妈,杜研希开始发慌,害怕。雷发出的光映出研希恐慌的脸,她哭不出来,喉咙干得像非洲夏天四十多度晒干的小草,极其想要活命,却没有一滴水。

  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见过爸爸,家里的经济就只有妈妈来支撑。可笑的是,那个人早已准备好要离去,家里的财产都被他席卷而去。

  也就从那以后,她开始兼职。

  “成绩不好,但妈妈硬要我上学,她希望我以后能有所作为。我不想让她失望,但又无心学习,所以就兼职,数目小得可怜但至少可以填埋心里的那份愧疚。”她还说,“她希望我上大学,圆她曾没有上过的大学梦,那天,她认真的跟我说,’妈妈会养你的’”她抹掉脸上的泪水,又继续。

  遇到徐禹是在初三,她被老板骂,虽然心里委屈,但已经习惯了。徐禹就是那个时候出来的,他把老板骂了一顿,踹了几脚,临走之前把一塌钱甩在他脸上,刚要发作的他突然嬉皮笑脸点头哈腰,“我当时快要被他狰狞而百变的脸给吓吐了。”

  后来她辞职,与徐禹做起了朋友。她偷偷的学他抽烟,第一次抽呛得落泪,头晕。有一次被他发现了,被骂了一顿,还把烟给收了,警告她不许抽烟,“其实他对我挺好的,就是……他心里没有我……他身边的女人很多,换女人跟换衣服一样。齐悦之所以放心我跟他玩,一是我们有靠山,二是他对我们没有意思。”

  她突然笑了起来:“其实,我挺希望他对我有意思的。”

  她又开始擦眼泪,眼睛迷糊的望着前方,好像徐禹就在哪里。

  “挽挽……”

  “嗯?”

  “我觉得……徐禹对你感觉不一样。”

  马挽挽大笑:“开什么玩笑!”

  “真的,他看你和别的女生眼神不一样。”杜研希很笃定。

  “反正我不喜欢他。”马挽挽站起来,“走吧,该回家了。”

  暑假来了,高三快到了,真快呢。

  04为了你我避开了你的不喜欢

  那天以后,徐禹出现在有马挽挽的地方频率越来越高。马挽挽家在三楼,暑假晴天时都会到阳台晒晒太阳。十次有五次都会看到他。徐禹只是静静地温柔地微笑地看着她,也不说话。暑期两个月,他都在同一个地方,看着马挽挽。

  上课期间,徐禹还是不放过马挽挽,两只眼睛时刻的用宠爱的眼神看她。马挽挽会刻意的拉杜研希绕开他。她也发现,杜研希抽烟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有时一天会去厕所的角落静静若有所思的抽着,有时是到阳台,下来时已经上课十分钟了。马挽挽每次都会编理由骗过老师,奇怪的是,每次说谎,她都不会觉得不安。

  “挽挽……今天我就不送你回去了。”杜研希把书丢进桌兜,目无表情。

  马挽挽张口刚想问怎么了,杜研希就走了。齐悦来的时候,马挽挽还在发呆。

  “为什么研希最近不爱搭理我呢?”她一脸惆怅的问齐悦。

  齐悦坐下,拉了拉书包带,“你知道的。”

  “因为徐禹吗?”她趴到桌子上,把头埋进双臂里,轻轻地说:“可是我对他没有感觉啊,他那么对研希。”

  后面的一句,语气小如蚊音。

  齐悦叹了一口气,叮嘱她回家吃饭就走了。

  她是被叫醒的。

  徐禹出现在她面前,右边有个饭盒,是他带过来的。他说:“吃饭。”语气很轻,不带点尾音。

  马挽挽不说话,看了手表,一点五十分。想朝

  门外走。

  “别去找她了,没用的。”他又说。

  她没理,还是去了。

  回来的时候饭盒还在桌子上。她把它拎起来,丢在垃圾桶里,一头不回的走回桌位。

  杜研希以忙的借口没有来上课,马挽挽还是找借口搪塞过去,很顺口的说出身体不舒服。老师欲言又止,最终选择讲课。

  其实都知道的吧,只是假装不知道。以为不说,事情就是变好。但是这只是安慰的借口。

  老师和她,是一样的,一样的想法。

  马挽挽下课后去了杜研希的家。看到研希的妈妈。

  腿脚不灵活,走起路来一拐一拐,笑起来时鱼尾纹很明显。

  马挽挽跟她打招呼,说是杜研希的朋友。

  那女人咧嘴一笑,说:“第一次看到研希的癫痫医院排名十佳医院都有哪些朋友呢。研希没有跟你回来吗?”

  她把擦了几遍的木凳放在她面前,马挽挽坐下,顺口地说:“她让我先来,一会到。”

  她们聊了很久,脸的轮廓变得模糊,杜研希还是没有回来。最后她还煮了饭,马挽挽也不客气,一口气吃了两碗。此后的一段时间,她都有过来,尽管没有和杜研希一起。每次去她都会买一些水果,假装带来自己吃,最后却剩下很多。

  暮色苍茫,杜研希终于来找她。

  杜研希说:“你别再去找她了。”

  “你别不跟我说话,更别躲我。我不喜欢他,你知道的。”

  “我只是不想看到他看你的眼神。”

  “杜研希,你是会因为男人而放弃朋友的人吗?”挽挽无力的问。

  “是……”

  马挽挽走了。徐禹跟在她后头。而徐禹后面,是站着一言不发的齐悦。

  05他认真的叫着她的名字

  徐禹有距离的跟着,不并肩,不说话,不打扰。像足了小跟班。

  马挽挽在一条寥寥无几的小街停下,再过两条街,就到家了,她不想让妈妈看到。

  “回去。”她转身冰冷地说,不着痕迹,像蜻蜓点水。

  徐禹不说话,只是像往常一样静静地看着她,马挽挽有些隐忍,走了几步,徐禹又跟上来。她一怒,把他推开,大喊:“滚开!”

  徐禹踉跄两步,随后轻笑起来。他的戏谑使马挽挽显得特别渺小、无理、耍赖。

  马挽挽很抓狂,转身大步跑。快要家时,她无意转头看徐禹有没有跟过来,就在那一秒,她看到徐禹把一个男生推到隐蔽的小巷,身后两个男生也自信满满一副往死里弄的表情。

  她在一旁看着,心跳的加速随着徐禹的被打次数增快。徐禹以一对三,自然敌不过。

  “听说你身边的杜研希对你有意思,你不喜欢人家,却在人家身边转悠,这不是欠揍吗。不要的话走开啊,我们要!”奶奶灰说完,两个小跟班大笑起来。

  徐禹一拳挥过去,打中欠揍的脸,眼里有怒气:“混得了就混,混不了就滚!”

  现场又一片混乱。

  马挽挽跑开了,回来时身后跟了两个人。她拿起脚边的纸箱,笔直大步往前走。走到奶奶灰后面,把纸箱套在他头上,死死的按着。徐禹很合拍的把奶奶灰压在地上,马挽挽使出身上的力气狂踢奶奶灰。

  “什么叫你要!你有脸吗!有资格吗!也不照照镜子,臭不要脸的!”又说:“年纪轻轻的染什么头发,还是奶奶灰!”完后把身旁的垃圾往奶奶灰身上撒!

  力气剩三分时,她抓起徐禹往外跑,像那天拉杜研希一样,跑出了黄昏。

  “不是见死不救吗?怎么带回来两个救兵。”徐禹打架时余光看到马挽挽,心里还祈祷她不要过来,那丫头真没有过来,以为她跑了,过几分钟后,她怒气冲冲的走过来,把手上的纸箱往面前的人头上套。他知道她生气是因为杜研希,只有杜研希才能让她怒发冲冠。一直以来,他想看到生气时的马挽挽,但她却不屑对他发火。

  不负徐禹的期望,马挽挽把怒气撒在奶奶灰身上,嘴巴也不闲,语言激光枪般的发射。

  一直以来,徐禹在马挽挽的眼里,都看到令人深畏的眼神,在她身上,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她不想他靠近,那股力量便坚毅的把他推开。

  他尊敬、喜欢那股力量,那个坚毅的眼神。

  他想着以往她对他的态度,喜欢就靠近,不喜欢就避开。他看着此刻的马挽挽,女孩气踹嘘嘘,他又想起怒气冲冲的她,以前故意惹她生气,她都没有发作,这次,那股力量终于散发了。

  他笑了起来,又因马挽挽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他,他笑得更深。

  这(Meiwen.com.cn)么多年,能让他如此顺心的女孩,除了杜研希,另一个就是马挽挽。

  他宠溺得把马挽挽头上的纸屑拿掉,认真地说:“马挽挽,再见。”

  他说得那么认真,以至于马挽挽以为真的不在见。她并不讨厌他,如果不是因为研希,或许他们还能做朋友。

  他们四个人愉快的玩耍,肩并肩得回家,齐走的走在校园里,阳光洒在他们的侧脸,映出青春的轮廓。

  非常美好非常幸福。

  06许久未说的孤独

  马挽挽还是会找研希妈妈,常常带一些东西,有时是水果,有时是零食,有时是鲜花。她第一次买花,是在十二月份,研希妈妈的生日。她特意去花店,买了一束康乃馨,路过蛋糕店,特把早已订好的蛋糕提了出来。虽是冬天,但左手抱花右手拎蛋糕的手在风中狂刷也没有觉得一丝的冷,反而比平常暖。

  杜研希那天回来得很早,她看到马挽挽时,露出一丝的惊讶,片刻,恢复神情。

武汉治疗癫痫专业医院哪里好

  她们吃了饭,一张小木凳三个人围在一起,刚刚好。没有多余的空间,也没有显得狭窄。

  狂风的窗户刮得很厉害,像是吞人的狂魔。

  这顿饭吃的很安静,连加菜要说的谢谢都只是用微笑来代替。在右边的桌上上,放着刚才马挽挽送的花和蛋糕。透过层层的尘埃,马挽挽仿佛看到花朵散发的芬芳。

  她想起另一个人的脸庞,眼神变得暗淡无色。

  恰好研希妈妈问:“常没有在家吃饭妈妈会想你的吧。”

  挽挽跟她提过家里的一些情况。离婚后的妈妈,工作异常的疯狂,常常很晚才回家。大部分情况下,妈妈都会给她现金,让她去吃饭吃饭。如果不是特殊情况,妈妈早上都会送她去上课,偶尔回来接她回家。

  深夜时,脑袋会播放一个画面。

  一个女人,熟睡的躺在沙发上,炎热的夏天连空调都没有开。额头、脸颊都铺满薄薄的一层汗水。眉头微微皱起,好像是做了噩梦。

  她为女人抚眉,为她擦干汗水。轻声的叫她:“妈妈……妈妈……”

  女人的手紧紧抓着她的手,喃喃自语,

  细细一听,才知她说的是:“挽挽……挽挽……”

  她们的生活过得很好,至少物质生活很充裕。她开始不频繁的叫她妈妈,也不会在深夜聊心事,只是偶尔问她一些机械的问题,比如吃饭了吗?早些睡等等。

  她们似乎变成陌生人。

  马挽挽借着上厕所的借口躲开了这个问题,她站在门口,像那天蹲在沙发手紧紧被她握住时哭了出来。

  杜研希骑单车把她送回家,俩人没有说话。马挽挽像往常一样,双手抱住研希的腰。红红的眼睛闭目,额头靠在研希背上。

  到家时,杜研希欲言又止,最后抱住了她。马挽挽在被拥抱的那一刻,泪水涌了上来。一个人独处的这么多年,她都希望有人能给她一个拥抱,告诉她,不用怕。告诉她,你不是一个人。告诉她,她是爱你的。

  你还是拥有爱的。

  夜里,朦朦胧胧的,好像有人从她背后,轻轻得抱了她。她闻到熟悉的味道,又安心的进入睡眠。

  早上起来,看到床头的便利贴,上面的字迹秀丽:晚上我做饭,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一起吃。

  时间突然暂停了,所有的记忆变得恍惚。她朝窗外看,阳光暖暖的,软软的,甜甜的,像极小时候她买的棉花糖。

  08那就再见吧

  她和杜研希和好如初。

  春天花草散发的芳香,温湿的空气,两者结合,渗入人的肺里,呼出愉快的语气。

  杜研希辞掉工作,专心的学习。她的愿望是考上二本。她上网查过,三本的学费和二本相差巨大,她说如果考不上二本,就去读高职。贷款后就有学费,生活费到学校兼职就有。她把一切都想好,开始努力学习。

  至于徐禹,不过是齐悦故意带马挽挽让他认识的。从齐悦口中说起,不过就是杜研希喜欢他,他不喜欢杜研希,但研希又苦恋徐禹。马挽挽不过是齐悦想让研希放弃对徐禹的念想。

  只不过是无心差偶,却反而害俩人把这份感情切断。

  不过马挽挽说,才没有那么容易呢。

  三人笑了起来。徐禹恰好从对面走来,齐悦大喊:“帅哥喂,请吃饭咯,好不容易考试完学校放了一个下午。”

  徐禹看了马挽挽,说:“好。”

  饭桌上,四人谈笑风生,以前发生的种种不愉快都抛到九霄云外。橘黄的灯光亮起,把人影拖得很长很长。

  六月,凤凰花在校园里独树一帜,整个校园就像一个无声的电影,(Meiwen.com.cn)沉默的播放。

  从考场出来,三人相约一起回家。在离校门十米远的地方,有一个穿着工作服的女人,朝着三个女孩挥手,马挽挽走过去,假装平静的说:“你怎么来了,不是说有事吗?”

  就在前天晚上,她还在上海应酬,打电话说回不来了。

  “我推掉了,想着回来照顾你这几天。毕竟,高考对你来说很重要。好了,我们回家吧。”

  车子将要行驶时,徐禹在离她们不远处朝她们挥手,透过窗口,看到他说的是:再见。

  齐悦将头伸出去,大声喊:“再见!”

  马挽挽观看杜研希,只听她说了一句,再见,徐禹。

  马挽挽对着窗外的徐禹,挥了手。

  所有的一切,似乎变得不重要了,不管是之前的不和,还是对徐禹的回避,还是齐悦的目的,还是高考。都随着一声“再见”画上了句点。

  在车子行驶的那一刻,似乎是像奔着新的年轮驶去。

  终于结束了啊。

上一篇:最初的记忆_情感文章

下一篇:开启心灵的钥匙_散文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