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金钱肉 >

【专栏】记忆中的辣椒炒猪肺_伤感美文

时间:2020-10-16来源:梦世繁华网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女报

  让阅读成为习惯,让灵魂拥有温度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我记忆中的美味有很多,比如中秋时比月亮还大的月饼,街上5 毛钱两个比天碗还大的包子,父亲做的麦芽糖、红薯糖,母亲做的糍粑、酸萝卜、酸豆角,腊红薯、腊肠、腊肉,等等,不一而足。但印象最深的还是辣椒炒猪肺。

  为什么印象最深的是辣椒炒猪肺呢?

  小时候家里本身就穷,经济拮据,加上我们四兄妹齐齐上学,根本没有闲钱买肉吃。虽然家里有喂猪,到年底了能杀猪做腊肠腊肉,但那年月的猪从年头喂到年底也就百把斤,对六口之家来说,吃不了多久。到了下半年,腊肉吃完了,我们四个正长身体的兄妹嘴里就没油荤了。怎么办?买肉吃吧,太贵,买不起。母亲有时看我们兄妹个个瘦得像猴了,也会从挑担卖肉的远房亲戚老六哥那里赊二两肉给我们补补。但这种机会是很少了,一个月甚至两三个月买不到一回。幸亏父亲后来去了乡建筑队做小工,除了地里的收入,也算是有了点额外的收入,我们家的日子渐渐地好过了些。

  自从父亲到了乡建筑队打工以后,便偶尔会从乡里武汉治癫痫专业的医院买点猪肺回来给我们打牙祭。那时的猪肉一块多钱一斤,在那个时代,算是贵的了。不过猪肺便宜,两块钱可以买半个猪肺。猪肺虽然比不上五花肉、前腿肉、精肉,但也算是荤菜,也能让我们有足够的底气在别人面前骄傲地说:“我们家今天吃肉!”不夸张地说,在那个年代,在一个贫困的家庭里,对四个正在长身体的兄妹来说,能隔三差五地吃上一餐猪肺算是最大的口福了。

  从乡里到家里有十里路远,等父亲走回到家,我们兄妹差不多要上床睡觉了。若是听到父亲高兴地招呼我们:“崽崽,来啊,今夜打牙祭啊!”我们就知道有好东西吃了。一个个赶紧从床上跳下来问:“是不是有肉吃啊!”父亲不回答我们,而是招呼母亲:“他娘啊,去淘米煮夜饭!”那时,我们农村都只兴两餐,上午九点左右吃一餐,下午两点左右吃一餐。上学的孩子当然只能早上提前,晚上推后。但如果父亲买了猪肺回来,我们就有第三餐吃了。

  通常,我们家的大厨师是母亲。平时不忙的时候,都是母亲做饭。不过农忙的时候,我们兄妹会帮着做。但如果家里有大事发生,只要父亲有空,当厨的一般都会是父亲。因为父亲曾在生产队当过厨师,厨艺比母亲好。若是父亲从乡里来买了猪肺回来,必是大事。这个时候,母亲顶多只能当个帮厨:淘米煮饭、洗菜洗锅、烧火添柴,连切菜的活母亲都沾不上。武汉癫痫病医院好吗,治疗方法有哪些等母亲把猪肺洗好,父亲就把旱烟扔了,非常认真地把手干净,又把母亲洗好的猪肺再洗一回。然后从餐柜边抽出菜刀来,左看一下右看一下,觉得刀不够锋利,又去石磨上把刀磨一磨。刀磨利了,父亲就把砧板拿下来,洗了又洗,才开始动刀切。母亲看不惯了,就在一边骂:“你起快点要得么?你炒餐菜就那么多名堂!崽女口水都咽干了!”是啊,看着父亲这一系列的动作,我们一个个都在想象着父亲刀下的猪肺一会就能变成香喷喷的佳肴,怎么可能不咽口水呢?

  父亲的刀工可不一般,平时切的旱烟丝比发丝还细。父亲切的猪肺一片一片的,一半像茶树叶,一半像月季花瓣,不但厚薄均匀,卖相还很好看,光看着就觉得好吃。辣椒就是常规的斜刀切法,切得也很均匀。

  切好菜了,饭还没熟。等。催。咽口水。想象着即将变成现实的菜肴的味道。饭终于熟了。母亲把洗好的锅架上灶,烧干,放油。

  “小器婆娘欸,多放点油!今夜打牙祭,莫抠抠搜搜的!”“小器”的母亲在放油的时候,父亲在一边扶油瓶底,母亲就骂父亲,我们就在一边放肆地笑。

  等茶油烧熟了,父亲喊一声:“崽崽啊,坐远点啊,放菜了啊!”就把砧板上切好的猪肺赶到锅里。只听到“呲”地一声,接着有油星子飞出来,射到我们的手背上、脸上,接儿童癫痫病如何治疗着就有人“唉哟”地叫。虽然被烫了,但我们还是忍不住往锅里凑。母亲就骂我们:“五世没吃过东西啊,脑壳看到锅里去了!它飞不走的,啊!坐远一点,莫挡到光哩!”父亲就笑眯眯地一边炒菜,一边说:“崽崽,你们谁考第一名,爸爸就给你们买精肉吃!”我们兄妹听了就各自暗下决心,下次一定考第一名。

  等猪肺炒出香味了,父亲再把辣椒放进锅里一起炒。加入辣椒后,炒出来的香味就更馋人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屋里飘散着带点呛味的香气,整个屋子都充满了饥饿感和幸福感。翻炒两分钟左右,父亲就往锅里撒上适量的盐,然后用手在碗里蘸点水往锅里撒上少少的水珠,再翻炒几下,菜就可以出锅了。在父亲撒盐的时候,我们兄妹便一边打着喷嚏,一边争先恐后地去餐柜里取出碗筷,随时准备接住父亲伸来的锅铲。

  “来,二宝,尝一下!”

  “我也要!”小妹焦急地伸碗过来。

  父亲又给妹妹铲一铲,关切地说:“饿死鬼,小心烫啊!”

  菜还没起锅,我们早已经打好饭等着了。等父亲盛出第一碗炒得焦中带嫩、脆滑辣爽、香气喷喷、热气腾腾的辣椒炒猪肺,我们兄妹又一个个像打仗的一样,争先恐后地冲到最前线去抢夹嘴馋已久的好菜。最先抢到有利位置的夹了满满一碗后也不让开,癫痫病发作的常见原因要故意挡着后面的饿死鬼。后面的就焦急地喊着骂着拉他的衣服,甚至用脚踢他的屁股。但他仍一边猛吃一边用身体挡着后面偷袭的筷子,不肯让开。等母亲骂人了,他才笑嘻嘻地让开。

  这个时候,父亲一般要喝点小酒的。父亲一边喝酒吃菜,一边笑眯眯地问我们:“好不好吃?”我们一个个狼吞虎咽,嘴里没空,只好猛点头。好些日子没沾过油荤了,能不好吃吗?我们吃了一碗饭还不够,又添一碗。幸亏母亲煮饭不小器,够我们这群饿鬼造的。母亲不喝酒,但也会打一碗饭跟我们一起吃。母亲一边慢条斯理地吃着,一边满脸笑容地看着我们这群饿鬼吃,仿佛看着我们吃比她自己吃还要香。

  如今,因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曾经的苦日子离我们越来越远了。而现在的我们跟父母也常常天各一方,很少有机会聚在一起吃饭。因为日子好过了,即使我们一家人聚在一起,也不会再去买便宜又不营养的猪肺了,也就更难得有机会吃一回父亲亲手炒的辣椒炒猪肺了。但每每在街上看到卖猪肺串儿的,我都会偷偷地咽口水。虽然我知道,那些猪肺串儿必定吃不出当年的味道,但佐上记忆,定能吃出一种久违的甘甜——那是记忆中无法抹去的美食味道。

  本文摘录于《女报》杂志,

  未经允许请勿随意转载!

上一篇:风骨,是男人的灵魂!_经典文章

下一篇:茶、水、人_经典美文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